知道Cosplay,但你可能不知道“破产三姐妹”;你知道生养一个孩子得花多少钱,但你可能不知道养一个bjd娃娃的花费;……时代财经从六大文化产业,带你一窥“后浪”的世界。

此文为Cosplay文化篇。

6月10日,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在西安开启了2020年的第13场“BOSS直播”。这次,梁建章COS秦始皇,携程高管团队也纷纷参与其中,COS王母娘娘、乾隆、富察皇后等。

过去一两个月,梁建章相继COS过《白蛇传》中的白娘子、《唐伯虎点秋香》中的唐伯虎、《鬼吹灯》中的胡八一等经典角色。

梁建章与携程高管们在直播间玩cosplay,图源:携程

这里的COS是cosplay的动词,而cosplay是Costume Play的简写,意为“角色扮演”,通常指的是利用服装、饰品、道具和妆容来扮演ACG(anime动画、comic动漫、game游戏)中的角色。而COS也由此在网络上衍生出新的含义,往往被用来形容“假扮某类人的人”。

随着中国ACG产业的发展,cosplay文化也在二次元群体中发扬光大。通常,早期的电视动画、动漫、游戏等作品均由平面的二维图像构成,所以ACG作品中的世界也被称为“二次元世界”,具有“架空”、“幻想”、“虚构”的意思。相对于二次元,三次元则指代现实。

且不论以青少年为主的二次元群体承不承认梁建章的coser(玩cosplay的人)身份,当这位60后董事长将cosplay作为一种企业宣传手段,且获得不错的直播效果时,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过往被视为“奇装异服”的cosplay亚文化,正在慢慢穿透次元壁,进入到大众生活中。

而cosplay文化的发展,又与其商业化的进程密不可分。

成为喜欢的角色

作为忠实发烧友,一位网名叫“清影素衣”的女生接触cosplay已近9年。这名九零后女生刚开始是为了模仿自己喜欢的游戏角色而入圈。后来她开始玩《英雄联盟》,随即COS这一游戏中的角色。

清影素衣COS《英雄联盟》中角色,图源:受访者

喜欢一个二次元人物,想在现实中还原作品中的角色,是许多coser入圈的原因。

但要成为自己喜欢的角色并不是那么简单。

在cosplay爱好者看来,coser不是简单地将服装和假发等堆砌到自己身上,他们对角色妆容、神态以及服饰细节的观察和模仿决定了这一COS作品的还原度。

而玩cosplay要具备一定的经济门槛。通常,coser确定自己要扮演的角色后,需要置办整套服装、道具以及妆发用品,如果想将自己的cosplay形象以平面的形式加以呈现,还需要雇佣专业的摄影师,并对图片进行专业的后期处理。

拿服装来说,cosplay服装市场中既有以手工定制为主的店铺,也有批量生产的店,而定制的价格往往比批量生产的衣服价格高出许多。cosplay玩家大咩向时代财经介绍称,量产的衣服价格一般在300-1500元,但定制的衣服则根据衣服用料和工艺的不同而拥有更大的价格区间,一套衣服可能售价几千,甚至高达上万元。

清影素衣已经玩了4年cosplay,她透露自己为这项娱乐活动已经支出了大约10万元,而这还不包括摄影和后期的开销,仅仅是花在服装、造型、道具上的钱,“有时候,一套定制的服装可能就上万了。”

2003年入圈的cosplay资深爱好者黄耀南还记得,广州的cosplay这一新事物大概在2001年出现。那会儿,市场上没有批量销售cosplay服装的店铺,爱好者都是自己摸索着去制作衣物、道具,或者联系做衣服的裁缝。“这种情况下,要COS某个角色可能需要大半年的制作周期。”

近些年来,随着国内AGC产业的日益壮大,从中衍生出来的cosplay文化渐成规模,走向商业化。为coser定制衣服、道具等物料的手工作坊在发达城市里陆续涌现。而按照官方要求还原人物设定,量产二次元服装、道具及角色周边的服务公司也纷纷冒头。

据黄耀南介绍,随着商业化的发展,如今扮演一个角色的时间周期已经被压缩到半个月左右即可。

在淘宝上,主营二次元服饰设计与生产的店铺悠窝窝运营总监向时代财经介绍称,悠窝窝在2015年成立时,国内cosplay服装业还是以手工作坊为主,但近几年来发展迅速。一个例子是,悠窝窝去年在6月18日前后三天的销售额达百万左右。

根据研究机构艾瑞咨询测算,随着近些年来的发展,中国二次元文化产业的总产值已从2013年的882亿发展到如今的1941亿,平均每年保持在15%左右的增速,预计2020年将达到2172亿。

走向三次元

cosplay衍生于AGC产业,同时又在诸多场合作为AGC的推广手段出现。

1955年,沃尔特·迪斯尼创建世界首座迪斯尼乐园,为了给产品做宣传,请员工穿上米老鼠服装以供游客玩赏或是拍照留念。当初这群“米老鼠”或许正是coser的始祖。

而随着二次元群体的壮大,cosplay这一宣传手段也被其他行业的商家加以利用,以吸引年轻群体。据黄耀南观察,从2011年开始,cosplay相关的商业演出逐渐增多。

在这种情形下,职业coser越来越多。

圈内知名coser押切(YAKI)入圈近20年,她告诉时代财经,自己大学毕业后在杭州本来有一份教学舞蹈的正式工作,只是偶尔会在一家社团出演些cosplay作品。后来社团变成公司,而她接到的cosplay工作越来越多,结果就成了一名职业coser。

押切COS《阴阳师》手游妖刀姬,图源:受访者

与她同为杭州304社团资深成员的“天水寻”,也是在社团变成公司后,放弃了原本的稳定工作,由爱好者成为一名职业的签约coser。

据天水寻介绍,作为职业coser的群体,一般会被公司安排参加商业宣传拍摄、出席漫展活动等,并从中获得收益。

天水寻COS《x》丁姬,图源:受访者

拥有超过200万微博粉丝的黄靖翔在过去10年间COS了数10部国内外动漫游戏作品中的角色。尽管已经能以coser身份获得不少收入,但黄靖翔对“职业coser”的身份认同并没有那么强烈。

黄靖翔COS《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敖丙,图源:受访者

在黄靖翔看来,只有当自身的作品得到大家喜欢,有了一定知名度后,才能够走上周边制作/漫展邀请/官方cos推广等“职业化”的路程。即使如此,也只有少数人能够完全依靠cosplay养活自己。

而且,即便是以cosplay为生,“一名coser人气越高,相应的开销也就更大,抛开对自身的要求不说,也必须要制作更多且更精良的cos作品来维护人气。”黄靖翔告诉时代财经。

因此,这些年来,黄靖翔也拍戏、做直播、做美妆up主等,寻求多元化发展,同时维系cosplay这项爱好的产出。

coser个人寻求多元发展的同时,社团也在试图从cosplay走向泛娱乐。

作为圈内知名cosplay社团,杭州304成立于2001年,是内地最早一批规模化的cosplay社团之一。目前,该社团的官方微博已积累23万粉丝,旗下coser如上文提到的黄靖翔、押切、天水寻是分别拥有204万、137万、71万微博粉丝的大V。

2014年,以杭州304社团为基础的次元文化公司成立。天眼查显示,在相继成立次元影业、COSMOS、新选组等多个子公司、子品牌后,次元文化的业务已经拓展至IP运营、影视制作、影视宣发、艺人培养、艺人经纪等。显然,以cosplay起家的次元文化并不满足于停留在原本的一亩三分地。

让二次元文化被大众所熟悉,不只是次元文化的愿望。

黄耀南今年31岁,他也将自己的爱好发展成了事业——2015年,黄耀南在原先社团的基础上成立了一家名为漫维文化的传播公司。这家公司原先的主营业务为艺人经纪,通过安排艺人coser参加商业演出、cosplay大型赛事等获得营收。

自去年起,黄耀南收缩了艺人经纪的业务,转向二次元音频内容制作,包括动漫游戏配音、音乐制作等,今年,他的公司还将涉及二次元综艺节目制作。

但黄耀南认为,二次元圈的次元壁还没那么容易打破,他希望通过更容易被三次元受众接受的综艺,将三次元受众拉入二次元文化中。

“二次元‘破圈’更需要圈内人对外的包容,而不仅仅是外部人对二次元文化的接受。一个文化要推广出去,首先要有一定的包容性。”黄耀南表示。

花哨的噱头?

但要三次元受众了解并接纳cosplay文化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尽管cosplay在过去几年已经逐渐泛化。

在接受时代财经的采访中,无论是成立二次元文化传播公司的资深爱好者黄耀南,还是入圈多年的职业coser押切、天水寻,他们都认为现在的cosplay圈子越来越热闹。

但押切指出,“主流始终觉得这是亚文化,觉得cosplay欠缺专业性,更多地把其当成一种花哨的噱头,这是我一直想改变的刻板印象。”

而黄耀南则认为,互联网上各种交织的意见,尤其是网络“喷子”的存在,会让cosplay圈子选择关上通往三次元世界的门,而对小圈子的固守并不有利于二次元文化的推广。

与此同时,圈内也有一些“歪风邪气”,也使cosplay群体被误解。比如微博上随手一搜就能见到的那些穿上动漫角色衣服COS 二次元人物,通过售卖大尺度照片和视频;漫展上的暴露装扮……这些让部分不了解cosplay的人们将这个圈子和“软色情”联系到一起。

已经逐渐淡出圈子的清影素衣认为,如果COS的角色本身就是性感的装扮还无可厚非,但“为了露而露”就不行,“本身家长就不喜欢青少年参与动漫这些东西,再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更加不喜欢了。”清影素衣最担心的是这些行为会影响家长对cosplay的看法。

和清影素衣同为cosplay的资深爱好者鹤云认为,这些“歪风邪气”的滋生和圈内低龄化的现象不无关系。艾媒网2018年的统计数据表明,中国的二次元用户,绝大多数年龄为24岁以下,年龄为24岁以上的二次元用户仅占32.5%。

数据来源:艾媒咨询

“我感觉圈子整个氛围有点虚荣,玩家年龄又普遍偏小,还没有形成完整的价值观,他们为了得到认可,可能会做一些不太被社会所认可的事情,从而换取他们想要的东西。”鹤云告诉时代财经,他认为还有外部一些居心不良的人正在混进cosplay圈,给圈子的名声带来了损害。

而这些打色情擦边球的存在也将影响cosplay文化的发展,甚至可能引起监管层面的打击。

另外,版权问题可能也会是阻碍cosplay文化破圈的一大因素。据知识产权网报道,近年来法院处理过多起就cosplay照片主张摄影作品版权的案件。

2017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就把浙江广电和爱奇艺告上法院,索赔200万,因为浙江广电拍摄的《奔跑吧兄弟》有一集使用了《葫芦兄弟》中的角色形象、剧情、音乐等,并在爱奇艺平台播出,而未向出品方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征得版权许可。

“coser选择COS的作品对每一个角色都享有所有权,按照正常的知识产权法来说,coser参加比赛,或者是发一些推广性的照片,其实都可能会造成侵权。”黄耀南告诉时代财经。

但目前,cosplay圈内在版权处理上还存在许多模糊不清的地方,也正因如此,风险也始终存在。

策划/统筹:王丽丽、王薇薇

采写执行:曾潇、武佩璇、于小娟、幸雯雯、张银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