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if線,⼜被很多⼈稱作拉姆線,其實憤怒線的菜⽉昴最後也被欺騙了,世界變成⿊⽩以後,唯三有顏⾊的:⾙蒂絲、愛蜜莉雅、拉姆,翠碧絲,唯⼀沒有變⿊⽩的翠碧絲其實也是因為死得早,如果和瘋掉⻑久的菜⽉昴在⼀起的話,也會和艾米莉亞⼀樣變⼼。

愛蜜莉雅,也是非常慘,菜⽉昴不在,蕾姆死後拉姆離開,騾⼦沒辦法⼀個⼈輔佐愛蜜莉雅成王,被愛蜜莉雅囚禁後失去了努⼒的⽬標,到了最後想要抓住⾃⼰唯⼀稻草的菜⽉昴,但菜⽉昴也因為害怕愛蜜莉雅在變化⽽逃跑。

拉姆,其實在和菜⽉昴⻑久的相處後也明⽩了⾃⼰誤會了菜⽉昴,在失去妹妹的痛苦和毀了背負⾃⼰的少年的愧疚中也變⼼了,但她明⽩,明⽩⾃⼰成了這個少年為數不多的稻草,她不敢坦⽩,害怕他失去所有稻草後,會陷入比死還痛苦的瘋狂,在這個時候菜⽉昴已經壞掉了,還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如果拉姆不再憎恨菜⽉昴的話菜⽉昴就沒法解脫了,拉姆的憎恨是偽裝出來的這也是她唯⼀的救贖。

⼩說裡有些⼩細節都在提⽰拉姆監禁⼀直被昴照顧著,比如準備兩⼈份的飯菜,以及要轉告飯菜很好吃,還有經常在原文中多次提到,傳⾔肅清王很喜歡魔礦⽯,所以基本上去依靠昴勢⼒的⼈都會獻上最純正的魔礦⽯,連塞⻄爾斯和哈利內爾作為護衛都不知道為什麼昴如此喜歡魔礦⽯的原因。

⽽在奧託來給昴送萊茵哈魯特之前的⼩禮物也是魔礦⽯這些都是為了拉姆準備的,這裡有個⼩虐細節,就是昴看到魔礦⽯後,詢問有哪些顏⾊的魔礦⽯,眾⼈頓時有些不知所謂,他們都沒想到昴已經失去了分辨⾊彩的能⼒。

⽽芙蕾是間諜,為了對付昴,她背後⼩動作做了很多,⽽昴也⼀直知道她的⽬的,只是⼀直渴求解脫的昴,想在萊茵哈魯特⾝上賭⼀把,他相信絕對正義的劍聖⼀定是彩⾊的,只是沒想到萊茵哈魯特⾒到當年樂觀積極的昴產⽣如此改變,內⼼產⽣了憐憫和惋惜,令昴無法接受,他認為劍聖也不是絕對正義,竟對他這樣的惡黨產⽣這般悲憫情緒,他是騙⼦,和那些⿊⽩的⼈⼀樣。所以,昴的眼睛看不⾒顏⾊其實更多的是⼼理障礙導致的,憤怒線其實真正意義上改變的是愛蜜莉雅,為了依靠昴不惜放棄了道德底線,明知菜⽉昴在兩三年內無情屠殺了⼗⼆萬⼈,卻選擇了他⼈家破⼈亡的痛苦追隨菜⽉昴,甚⾄願意與他赴死,愛蜜莉雅確實不是當年那個昴所愛的那個溫柔善良愛蜜莉雅了。

不過菜⽉昴不願接受愛蜜莉雅的愛意,我想也有他不願原諒⾃⼰的⼼理存在,正因為不想⾃⼰被原諒,知道⾃⼰下地獄都是仁慈,所以他無法接受愛蜜莉雅對他的感情,比起寬容,憎恨更能讓他安⼼,不過有點諷刺是全劇最害怕改變的昴,卻也是早已改變的⼈,受到過⼼理創傷,產⽣⽣活障礙的⼈,從⼀開始就失去了作為普通⼈獲得幸福的資格,他只能放任⾃⼰對背叛的恐懼,以及⼀次次陷入對蕾姆殘忍廝殺的恐懼。

這條線唯⼀令⼈溫暖的就只有拉姆了,很感謝拉姆意識到昴恐懼改變的這件事,為了昴能在⾛投無路的時有個最後能夠最後依靠的⼈,所以⼀直假裝⾃⼰不清楚真相,⼀直憎恨,只為了讓昴感到安⼼,直到掐死昴的那⼀刻她都很盡⼒扮演的憎恨的⾓⾊,原作裡昴形容了拉姆時⽤了唯⼀這個詞,說到愛蜜莉雅時都沒⽤到唯⼀,不知昴對於拉姆是什麼感情,但是給⼈⼀種糖裡有毒的感覺,只是為了給昴⼀個解脫,就陪著昴⼀直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