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蜜莉雅的親⽣⽗親是精靈,⺟親則是⼈類。愛蜜莉雅作為極其稀有的種族”半精靈”誕⽣,她那⼀頭的銀髮和紫⾊的瞳孔遺傳⾃⽗親,卻沒有繼承⽗親兇惡的眼神,可愛的臉蛋則來⾃⺟親。

愛蜜莉雅出⽣後,她的⽗⺟沒能陪伴她多久就相繼逝世,據傳⾔兩⼈的死與【虛飾魔女】潘多拉有關(潘多拉是未被史書記載的魔女)。取⽽代之,愛蜜莉雅由⽗親的妹妹,即愛蜜莉雅的姑姑菲爾托娜養育。

到7歲為⽌,愛蜜莉雅⼀直和菲爾托娜⽣活在艾利歐爾⼤森林中的精靈部落裡。雖然愛蜜莉雅⻑相和【嫉妒魔女】⼗分相似,其他精靈族⼈卻並沒有排斥她。不過出於安全考慮,菲爾托娜始終不允許愛蜜莉雅離開兩⼈居住的樹屋。

菲爾托娜
在每年的特定時間,【怠惰司教】裘斯總會帶著信徒來給精靈部落中的⼤家送補給品。愛蜜莉雅某天因為偷偷跑出去,意外地和裘斯相識,並且兩⼈很快變得熟絡。⾃此,休斯開始頻繁地與愛蜜莉雅接觸,並且和菲爾托娜的關係也愈發曖昧。

此時在愛蜜莉雅的眼中,菲爾托娜和裘斯就是她的⽗⺟⼀般的存在。

但是幸福不會⼀直持續下去。直到某⼀天,【強欲司教】和【虛飾魔女】潘多拉出現在了眾⼈的⾯前。潘多拉來此是為了解除森林中【嫉妒魔女】的封印,強欲是她拉過來的幫⼿。
⾒到對⽅來勢洶洶,裘斯讓菲爾托娜帶著愛蜜莉雅先撤退,⾃⼰留下來拖住⼆⼈。為此,他使⽤了與⾃⼰⾝體不匹配的【怠惰因⼦】,獲得了屬於怠惰的職能”不可視之⼿”。

不過,由於他本⾝並不是因⼦的最佳⼈選,除了產⽣巨⼤的副作⽤以外,戰鬥⼒也和強欲相差甚遠。⾯對裘斯的全⼒進攻,強欲甚⾄連防守的意思都沒有,⼀直在被動抗打,⾝體根本毫髮無傷。

潘多拉和怠惰
另⼀⽅⾯,菲爾托娜帶著愛蜜莉雅趕回村落,將她交給⼀位精靈少年亞⿑,讓對⽅帶著愛蜜莉雅逃離這個是非之地。在確保愛蜜莉雅安全的情況下,菲爾托娜⼜迅速返回戰場,作為村落中最強的戰⼒,她必須要去⽀援裘斯。

然⽽,世界三⼤災厄之⼀的⿊蛇(世界三⼤災厄為:⿊蛇、⽩鯨、⼤兔)也被潘多拉釋放出來,正好席捲到愛蜜莉雅所在的位置。為了護送愛蜜莉雅,怠惰司教的⼀名⼿指與精靈少年亞⿑先後犧牲。

菲爾托娜重新加入戰鬥後,戰局並沒有多少好轉。裘斯已經奄奄⼀息,⽽強欲則愈發憤怒,想要將這兩⼈⼀舉消滅。⾯對強欲的怒火,潘多拉卻命令他不要傷害兩⼈,於是被強欲直接打的⽀離破碎。然⽽,潘多拉具有修改當下事實的能⼒,強欲的傷害被強⾏撤回,她本⼈⼜變的完好無損。利⽤這個能⼒,潘多拉乾脆將強欲的存在從這裡抹去,讓他直接回家和妻⼦團聚。

此時,愛蜜莉雅在逃跑的過程中,意外地遇到了微精靈,在這些微精靈的指引下,她前往森林中封印【嫉妒魔女】的地⽅。堅信⾛到封印所在的地⽅,就可以拯救⺟親和村裡的各位,愛蜜莉雅開始全⼒奔跑。

當她抵達封印所在地時,潘多拉正熱情地歡迎她的到來。畢竟潘多拉的⽬的是解除魔女的封印,無謂的戰鬥完全可以避免,她已經甩掉了菲爾托娜兩⼈。根據潘多拉的觀察,封印的鑰匙就在愛蜜莉雅的⾝上。然⽽,愛蜜莉雅卻因為和⺟親菲爾托娜約定過,所以絕不會打開封印——即便按潘多拉所說,那樣⼤家都會得救。

菲爾托娜
就在愛蜜莉雅迷茫的時候,菲爾托娜卻從她⾝後的森林中⼀躍⽽起,使⽤巨⼤的冰柱將潘多拉直接擊殺。倒下的潘多拉壓住了愛蜜莉雅,讓年幼的她驚聲尖叫。可轉眼間,潘多拉就再次復活,出現在兩⼈的⾝旁。⾯對菲爾托娜的連續進攻,潘多拉卻絲毫沒有應戰的意思。
沒過多久,裘斯也從森林中現⾝,⾼喊著菲爾托娜的名字。菲爾托娜⾒狀,和裘斯⼀起發動能⼒,朝潘多拉進⾏猛烈攻擊。下⼀刻,菲爾托娜卻被”不可視之⼿”貫穿,接著被裘斯接連攻擊。

直到和愛蜜莉雅對上眼神後,裘斯才發現⾃⼰攻擊錯了⼈。潘多拉利⽤能⼒,讓裘斯將菲爾托娜當成了敵⼈。瞬間,裘斯的理智開始崩潰,堵上性命也想保護的⼈,卻被⾃⼰豁出性命得到的⼒量給殺了。

⺟親犧牲了,⽗親也精神崩潰。愛蜜莉雅的世界崩塌了。她開始瘋狂地向潘多拉發動攻擊,很快⾝體就瀕臨極限,吸收的⼤量瑪娜失控,導致愛蜜莉雅開始逐漸被冰層凍結。天空也因此飄雪,並逐漸演變為暴風雪。

看來鑰匙是得不到了,不過潘多拉仍然⼼滿意⾜。她在離開前,篡改了愛蜜莉雅的記憶,並將精神崩潰的怠惰司教帶⾛。從此,艾利歐爾⼤森林變成不會融化的凍⼟,愛蜜莉雅的⺟親、朋友、家⼈都變成了冰雕。
冰封了將近百年之後,愛蜜莉雅才被帕克喚醒,並與它簽訂了契約,最後還將世界之災⿊蛇消滅。(這⼀段在劇場版《冰結之絆》中可以看到)和帕克⼀起在森林中⽣活了7年後,羅茲⽡爾找到了兩⼈,並向愛蜜莉雅開出了條件:

只要她能當上盧克尼卡國王,就幫她解凍這片森林中的⼈。

答應了羅茲⽡爾的提議,愛蜜莉雅離開故鄉,前往羅茲⽡爾所在的邊境宅邸。沒過多久,她就會遇到那位名為”菜⽉昴”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