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世界第⼀公主殿下的初⾳未來,⾄今還有多少萌新認識或者喜歡?每隔⼀段時間就有⼀種或多種娛樂⽅式誕⽣,吸引年輕⼈喜歡或沉迷,即便是鍾情於某些曾經是“新事物”的老宅,也會因為這種事物⼈氣逐漸下降⽽感到孤立,可能退坑,也可能跟隨新事物,如果繼續堅持下去的話,可能會因與⾝邊的⼈找不到共同話題⽽被孤獨。當然,即便找不到共同話題,也依然喜歡過氣紙片⼈的,那就容易成為死宅,也許在網絡媒體上能夠輕易找到這些⼈,但就怕你不懂他們所說的⾓⾊與內容。

萌新也許不認識,但是老宅還沒有那麼快或⼤量去⼆次元世界,對於⽇本來說,Miku依然是他們的重要吉祥物之⼀,許多重要活動與場合,都會讓Miku登場助陣,這是基於上層的決策與判斷,到底現場觀眾與賓客有多少認識與接受,也許會存在不同年齡層的差距。近⽇,⽇本經濟振興⼤⾂⻄村康稔任命初⾳未來為“新冠對策助理”,任期從2020年9⽉9⽇到2021年3⽉31⽇,任職期間,Miku將與內閣新冠對策推進社合作開展活動,宣傳與普及新冠知識,進⼀步預防新冠病毒,活動將隨時通過官網與推特通知。

從這個決策來看,⽇本上層還是覺得Miku依然是影響⼒極⼤的⾓⾊,她的宣傳活動能夠讓更多⼈關注與觀看,對於運營⽅來說,Miku的活躍不能僅限於⽇本,所以Miku進駐中國市場後,其影響⼒與親和⼒能夠得到相當⼤的提升,當Miku在B站的官⽅號宣布終於突破80萬粉絲,還遠不如更早入駐的微博300多萬粉絲,不少粉絲吐槽這漲粉速度較慢,不過也比那300多萬假粉要好些,⼩編覺得這比官推20多萬粉絲更好吧,這種現狀還是讓Miku能夠繼續更好地活躍與運營下去。

Miku雖然有各式各樣的模型,但依然是虛擬歌姬,依然需要⼈為操作安排說話與動作,⽽近年來火爆的Vtuber則是在模型的基礎上,直接讓⼈的聲源與動作同步重現在模型上,並且不同模型有不同性格的中之⼈,如此多樣與靈魂的表現⽅式,成為了新⼀代宅男喜歡的娛樂——如何讓⾃⼰喜歡的紙片⼈與⾃⼰互動,⼈⼯智能⽅⾯還做不到活靈活現,那就讓“⼈⼯”成為智能來表現,結果就有了滿⼤街的DD。
近⽇,⼀位名為神樂鈴的Vtuber在推特上吐槽:有時候海外的粉絲會問我是不是初⾳未來?綠⾊⻑頭髮就是Miku嗎?每次她都被這樣的問題困擾,她非常希望趕緊出名,不希望活在Miku的影⼦下。

底下有許多粉絲為她辯護,是不是歐美的⼈看不懂神樂與初⾳的漢字區別,如果成名之後,那會不會有⼈看到Miku會說“這⼈是不是神樂鈴”,從⽽讓⼈反感?所以終究是模型外表上的相似點讓⼈產⽣“幻覺”嗎?就連負責神樂鈴3D服裝設計的深井涼介也發推特吐槽:當初考慮鈴醬的服裝時,討論多套⽅案時也會說這個和什麼很像,所以提出避免相似的⽅案,對比過Miku的膚⾊配置後,才通過如今的⽅案。

神樂鈴在B站也有看賬號,但是發了兩個視頻後,⾄今7個⽉過去也沒有更新,果然.LIVE沒有hololive那麼強勢厲害,不過也有⼈在她的視頻底下或搬運視頻底下吐槽過,第⼀眼看上去就以為是Miku,雖然神樂鈴以單⾺尾的造型出現,Miku經常以雙⾺尾的造型出現,但是Miku也有單⾺尾的形象,這⼀點還是能夠讓不少⼈把神樂鈴當作是Miku,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有這種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