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9日,动画《日本沉没2020》在Netflix上线,同日动画第一集也在A站播出。

《日本沉迷2020》的原著曾获得过日本星云奖,是日本国内知名度较高的灾难题材科幻小说,改编作品也曾两度登上大荧幕,此次动画版是在继承了原著小说精神内核的基础上进行的全新故事创作。加上监督汤浅政明和音乐牛尾宪辅的“黄金组合”,以及日本动画的“爸爸”Netflix投资,这部作品令国内核心动画观众非常期待。

不过,拥有高话题性的《日本沉没2020》在二次元氛围浓郁的A站却并未被“吹爆”,这部动画和A站购买的其他当季新番点击量差别并不大,甚至在第二集播出后,点击量的下滑更加明显。在动画评论区里,不少观众的留言或许能解释为什么这部动画没有意料之中的表现。

“我在网飞上看完了。建议A站只买第一集和最后一集。”

“我以为会一口气放完10集,网上各种资源已经放出全集了呀。”

“从第二集就不行了,三集看完我觉得有点离谱。”

“汤浅监督的动画居然也有翻车的一天……”

Netflix出品的影视剧内容都是一次性放出全集,以及作品质量不如预期,都是这部动画在国内核心动画观众里无法掀起高热度的原因。目前这部动画的豆瓣评分为6.6,而动画监督汤浅政明的其他作品大多在8分以上。

自2017年开始,Netflix投资的动画出现在国内各家视频网站,其中不乏知名IP的重制版,但是其中绝大多数并未给动画观众带来较好的观感。这其中的问题,不仅仅是因为国内外播放模式之间的区别。

从《马男波杰克》下架,到《拳愿阿修罗》最终集无法上线

2017年6月,Netflix和爱奇艺达成合作,将部分原创内容授权爱奇艺在国内播出,其中就包含“致郁系”动画《马男波杰克》。

这部讽刺美国媒体和民众的黑色幽默成人动画,单季豆瓣平均评分高达9.4。然而动画第一季在爱奇艺上线仅仅2天就下架。爱奇艺就此发表声明,称动画的内容需要做出相应调整,不过此后动画再未上架。

在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一往直前的Netflix无法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只能采取和本土视频平台合作实现“曲线救国”。在与爱奇艺合作2年后,Netflix转投优酷,优酷的《白夜追凶》被Netflix购入在全球平台播放,而Netflix的多部剧集也在优酷上架,其中就包括格斗类动画《拳愿阿修罗》。

《拳愿阿修罗》是一部非常纯粹的热血格斗动画。动画以精良的制作再现原著里大量拳拳到肉的情节,也让观众们称赞这部动画就是“男人的浪漫”。但是,在优酷上播出的动画版本里,大量血腥暴力的格斗画面被打上了“圣光”。有豆瓣网友指出,动画最终集由于过分黄暴而没有在优酷更新,而今在优酷上这部动画已经消失了。

有类似遭遇的还有《刃牙》。2018年播出的《刃牙 死囚篇》延续该系列激燃暴力的作品特点,以至于在爱奇艺和B站播出时,大量格斗画面被“打码”或者删除。如今正在B站播出的7月新番《刃牙 大擂台赛篇》里,就有数秒的打斗片段被直接删除掉了。

依据国内审查标准,日本动画里出现“圣光”“打码”已是常态。在不影响情节的情况下,这种操作其实无可厚非,但是以动作戏为卖点的动画,在格斗情节上“打码”,甚至把动作画面直接剪掉,观众只能靠“想象力”去衔接故事上下情节,也大大降低了动画的观感。

《马男波杰克》《拳愿阿修罗》《刃牙》这些风格独特的动画在国内的遭遇,和题材本身有一定关系。但是Netflix其他被引入国内的动画,即使没有审查方面的问题,其市场表现也不一定就很出色。

低幼的圣斗士,美式风格的草薙素子,和国内观众期待值有偏差的Netflix动画

自2015年Netflix开启全球扩张计划,投资日本动画就成为其中重要环节。

2017年上线的《恶魔城》动画备受好评, Netflix利用日本ACG内容拉拢全球动画观众的计划开了个好头。随后《恶魔人:Crybaby》《A.I.C.O-Incarnation-》《Knights of the Zodiac:圣斗士星矢》《轻松熊与小薰》等一大批动画在Netflix里全球独家网络播放,这些动画题材囊括奇幻、推理、格斗、灾难、科幻、治愈等,原创的制作团队来自日本,改编动画的IP来源也是日本ACG内容,但是故事、题材则偏向欧美地区观众的喜好。

和近年来以日本“制作委员会模式”制作的动画作品相比,Netflix投资的动画作品类型显然更加多元化,加上创作者受资方约束不大,能够获得更高的创作自由度,作品亮点颇多,极大地丰富了如今全球动画市场的作品类型。

对借日本动画引流的国内多个视频平台来说,引入Netflix的动画也可以满足核心动画爱好者的不同需求。近两三年,优酷、爱奇艺、B站和A站分别购入了数部Netflix出品动画的国内网络平台播放权。

除了《马男波杰克》外,国内视频网站购入的Netflix出品动画都是和日本动漫IP、日本制作团队沾边的作品。对深受日本ACG文化影响的中国核心动画观众来说,这些作品其实有着天然的亲切感。

但是,其中的部分动画除了有前面提到的为了过审查而“打码”、删片段外,其他作品为了满足Netflix平台上动画观众的喜好,在表现形式和内容上就和国内观众期望见到的作品表现有一定差距。

比如《ULTRAMAN机动奥特曼》不再是特摄片,而是一部拥有一定深度的成人向的3D动画。但这部动画在中国也是一次性放出全集,吸引了不少动画观众,在B站上有1.5万用户给动画打出9.5分。

《Knights of the Zodiac:圣斗士星矢》的观众定位是儿童,动画里瞬变成了女性,圣斗士甚至和飞机大炮这些现代化武器打了起来。在国内各个社交平台,观众毫不掩饰对动画的失望之情。

《攻壳机动队:SAC_2045》虽然保留了原著以小见大的对社会的思考和人性的反思,但是剧情和人设都偏美式风格,并未在国内动画观众中引起多少话题。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Netflix+知名监督或知名动画制作公司的模式,对于国内核心动画观众来说极具诱惑力。于是出于引流目的,在购买Netflix投资的动漫内容时,国内视频网站也会优先考虑购入中国动画观众熟悉的日漫IP的再制版。然而这些首先满足Netflix网站上特定观众观看需求的动画,却不是国内动画观众想要看到的样子。

另一方面,虽然Netflix“不差钱”,但是随着动画作品数量猛增,制作优秀但是故事水准参差不齐的作品也多了起来。《日本沉没2020》就是一个极端例子——动画是目前日本动漫业内稀缺的灾难题材,监督被誉为日本动画业界的“天才”,然而剧情瑕疵、作画崩坏比比皆是。

由于网络上全集资源的存在,使得作品内容的问题被彻底放大了,这也为买入该作国内播放版权的A站之后的动画推广设置了障碍。在动画评论下面,看完全集的观众已经为这部动画的“不值得”和其他动画观众争执起来。

经过三年的尝试,现在看来引进Netflix出品的动画,对国内视频平台来说现在未必是一个好生意。不管是作品本身定位、制作或多或少与国内市场“不兼容”,或是国内视频平台为了充分实现引流效果而实行的“周播”模式,和Netflix自身一次性放出动画全集的播放模式存在冲突,Netflix动画目前在国内并未获得特别亮眼的成绩,或许未来Netflix动画出现在国内视频平台上的机会也不会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