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远川科技评论”(ID:kechuangych),作者 余木木,编辑 龚方毅。36氪经授权发布。

1996 年,蔡明和郭达连着第三年在春晚演小品。

在前一年某个活动现场,蔡明跟人聊天时随口说了句,“如果一个人能有个机器人做老婆,输入程序想干嘛就干嘛。” 站在一旁的冯小刚觉得有意思极了,又顺着接了一句,“从一开始箱子运到家,打开包装来一句‘我订的毛阿敏,怎么来的蔡明啊’。”

结果这组对话后来演绎成了 1996 年春晚经典、但同时也是一代人无数人挥之不去的童年阴影的小品:《机器人趣话》。

当年春晚的舞台上,穿着银色紧身衣的蔡明就像时代的穿越者,在大红色的春晚舞台上,将一段大龄男青年网购进口机器人老婆的”爱情“故事,生生演成了赛博朋克恐怖片。她不仅成功用预言解构了当代生活,在主题上深刻反思了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影响。

然而没有人想到,蔡明还能如此成功地预见未来的自己。

小品登台后的十四年后,2020 年 7 月 9 日晚上七点,装扮成二次元萌妹子的 Vup(即虚拟 Up 主)“菜菜子Nanako”在 B 站正式出道。这个虚拟形象一张嘴,所有人听出了“中之人”(指出演虚拟偶像的真人)—— 蔡明。毕竟这个声音早就伴随着 27 次春晚和无数深入人心的角色,“刻进了DNA里”。

在这场直播里,菜菜子只是玩着“消消乐”和“你画我猜”,讲着家长给孩子的老生常谈,在开播后的第 25 分钟就登上了 B 站直播人气榜第一,达成“百舰”成就,破了 B 站最快百舰记录,又迅速爬上 B 站和微博的热搜榜单,直播间人气值突破了 600 万。

而就在菜菜子出道的同一天,B 站旗下另一位 Vup “泠鸢yousa” 和另外三位 AI 虚拟偶像微软小冰、百度小度、小米小爱同学,为“2020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云端峰会”献唱了全球首支人工智能MV《智能家园》。再之后,爱奇艺还要在下季度搞一场虚拟偶像选秀。

怎么了,难道人类已经不能满足你们了?

01. 亚洲偶像二次元,欧美偶像拟人化

广义上的虚拟偶像是指由人工通过绘画、动漫、CG等形式制作,在互联网等虚拟场景或现实世界进行偶像活动的虚拟形象。这个词最早诞生在 1990 年代的日本 ACG 作品中。不过关于历史上第一位虚拟偶像是谁,至今没有定论。

一说是 1980 年代的 Max Headroom,TA 由乔治·斯通创造,演电影、主持音乐节目、拍广告。另一说则非常人文:日本动画番剧《超时空要塞》的女主角林明美。

动画中,林明美的设定是一名偶像歌手,在星间大战时,她利用自己歌声所造成的“精神攻击”使大量敌军反戈,最终结束了这场宇宙大战。动画播出后,官方以林明美的名义将剧中插曲按照偶像专辑发售,并打进了 Oricoon 榜单。

在日本动漫界叫出了“虚拟偶像”之后没几年,1996 年,伊达杏子(Kyoko Date)诞生,她被普遍认为是最早的虚拟偶像。

后期随科技发展衍生出更多形式,例如在视频网站上进行投稿活动、有中之人(真人声优)的虚拟主播,TA 们在不同平台会有对应的“职业称呼”。比如 YouTube 上的叫 Vtuber(Virtual YouTuber),活跃在 B 站的就叫 Vup,活跃在 Instagram 的叫 Vmodle。

2016 年 VTuber 绊爱( Kizuna AI)登顶 YouTube 日本站虚拟偶像榜,2018 年 TA 成了日本旅游观光大使,还有自己的冠名电视节目。在 Instagram 上,Lil Miquela 火了一阵子之后粉丝们才开始怀疑这到底是真人还是虚拟形象。

所有虚拟偶像中最出名且生命力最旺盛的,大概是以雅马哈开发的 VOCALOID(电子音乐制作语音合成软件)合成程序为基础开发制作的虚拟歌手初音未来。她 2007 年出道,到十周年的时候全球办了 40 场演唱会。日本野村综合证券曾预估,初音未来相关的消费金额早就超过了 100 亿日元。

初音未来是由 CRYPTON FUTURE MEDIA(以下简称“C 社”)开发的音源库和虚拟形象。初始设定是一个 16 岁、穿短裙,有两条葱绿色马尾的萌妹。音源采样来自日本声优藤田咲。

但官方只是提供了声库和初始形象,最终是日本宅男们大力出奇迹,将纸片人赋予了人类的灵魂。

初音的诞生时间正赶上日本两大同人平台 Niconico 动画和 Pixiv 高速发展的时期,C 社在官方网站公开了使用初音试做 demo,被 Nico 用户转投到 Niconico 动画,随后基于初音形象和音源创作的几首作品《甩葱歌》、《World is Mine》和《千本樱》大火。

基于初音的形象同人创作也逐渐在 P 站走红,反向推动了初音的销量,仅仅两周就卖出了 3500 多份,一年后,更是卖到了 4.2 万份。而当时同类型的作品销量往往很难超过 1000 份。

顺带一提,在 B 站创始人徐逸还没有因为沉迷《某科学的超电磁炮》把自己的网站改名之前, BiliBili 的名字就叫做“MikuFans”,意即初音未来的粉丝们。

2016 年年末,自称为“世界初のバーチャルYouTuber(世界第一个虚拟YouTuber)”的绊爱(キズナアイ)开始在 YouTube 上活动,第二代虚拟偶像就此诞生。

到 2017 年年底,虚拟偶像四天王:爱酱(キズナアイ)、輝夜月、MIRAI AKARI&SHIRO 以及萝莉狐娘成功引发了虚拟偶像热潮。自那之后,日本虚拟偶像数量一路飙升,根据 User Local 统计,截止到今年 1 月,日本在册虚拟偶像数量已经超过 1 万人,差不多以每月 1000 人以上的速度递增。

与真人 YouTube 博主类似,Vtuber 们在视频中唱歌、表演、直播游戏,唯一的区别在于其形象由技术虚拟而成,再通过实时渲染、动作捕捉等 VR 技术,实现直播的可能性。截止至当下,绊爱的两个频道——A.I.Channel、A.I.Games 分别拥有 276 万订阅和 149 万订阅。

而当日系的虚拟偶像们在依旧在二次元的萌系和沙雕打转时,诞生于欧美偶像们则奔着“拟人”化一去不回。

2016 年,设定为 19 岁的网红 Lil Miquela 在 Instagram 闪亮登场。她是一个虚构的在线角色,融合了欧美青少年潮流偶像和 Instagram 网红的招牌元素:人类少女的外表、小麦色肌肤、刻意的雀斑、哪吒头发型。光造型迎合欧美主流审美还不够,价值观也要跟上。所以,支持平权运动、公开抨击特朗普等社会活动一个不落。

Lil Miquela 背后是一个 9 人左右的小团队,成员包括设计师、品牌运营、软件工程师等。他们为Lil Miquela设计形象、制作作品,并将价值观植入她的言行中。

类似于 Lil Miquela 这类网红称作拟真虚拟形象/Virtual Model,或者叫 CGI Influence,她们无论长相和性格都与千禧一代类似——热衷于在社交媒体上发声、追求时尚,有自我的态度和观点,年轻的粉丝容易能够从他们身上看见自己的影子,这也是他们能够收到热烈追捧的原因之一。

社交媒体分析公司 HypeAuditor 曾发布过的一份“2019年 instagram 虚拟偶像影响力排行榜”显示,虚拟偶像的影响力是普通意见领袖的三倍关注量。目前排名前列的虚拟偶像分别是@lilmiquela(250 万粉丝),@Noonoouri (36 万粉丝), @Imma.gram (22.6 万)。

02. 商业化:开演唱会、直播打赏、周边销售一个不落

峰瑞资本曾按照技术要求、内容和商业模式将虚拟偶像分为了三个类型:专业虚拟偶像、虚拟主播和虚拟形象。

金子塔尖是要求专业动捕设备、3D 高精度建模、专业“中之人”的专业虚拟偶像。TA 们生产音乐专业内容、同时参与虚拟剧、LIVE等演出,盈利方式类似主播和娱乐圈艺人,依靠粉丝经济实现商业化,初音未来、以及 Vtuber 绊爱、Vmodle Lil Miquela 等都可以属于这个阵容。

2009 年,初音未来在日本琦玉县举办了首场演唱会。三年后她登上东京巨蛋,到场人数超过 1 万人,另外还有 12 万人在 Niconico 看付费转播。根据已公开的《初音ミクの年収》的数据显示,初音一场 Live 的收入大概在 300 万日元左右,折合人民币约 17.96 万元(折合人民币 19.55 万元)。

初音未来还接广告,从汽车到手机再到快消品通吃,为丰田卡罗拉、宝马 Z4、索尼 Xperia、力士等品牌做过代言。此外她还是北海道グリーンランド乐园代言人、Chrome 首位日本形象代言人、日本冬奥形象大使。甚至她一度还得到过 LV 的青睐。

相比之下,Vtuber 的收入来源就很互联网了。流量分成、直播打赏、商业推广(游戏等营销)以及音乐活动和周边衍生品都能为团队带去滚滚现金流。以绊爱为例,2019 年她的两个频道合计播放量超过 4.33 亿次,累计广告收入合计约 104 万人民币。

根据日媒发布的一份 2019 年虚拟偶像 Superchat 打赏收入排名,2019 年打赏收入最高的虚拟偶像是湊あくあ(YouTube 粉丝数 39 万,隶属于 Cover 会社),达到 3815 万日元。其次是吸血鬼人设的虚拟偶像葛葉(KUZUHA),收入 2813 万日元。第三是因幡はねる,收入 2539 万日元。

今年 2 月 8 日,Cover 会社旗下出道仅一个多月的虚拟主播桐生ココ(桐生可可),在一次收益化纪念直播中仅用一小时便获得 1200 万日元(约合 76 万人民币)的打赏,创下了虚拟偶像直播的新记录。

讲起来,Vtuber 产业的收益链条也跟真人网红一样,有专门的经济机构 MCN。Cover、彩虹社(NIJISANJI),以及运营绊爱的 Active8 是日本虚拟偶像行业中最大的三家 MCN。

以 Cover 为例,它成立于 2016 年,专门成立了间 Hololive 事务所,走精品路线打造偶像,会为每个虚拟主播提供直播硬件和软件支持、直播内容资讯、周边衍生品和数字内容发售、广告订单等支持,设立商业化部门,专门负责虚拟主播的企划和变现。

2019 年 1 月,Hololive 的“白上吹雪” 在 B 站的粉丝数远超过了 YouTube,Cover 会社迅速与 B 站签了战略协议,旗下 Hololive 阵营的虚拟主播正式入驻 B 站。

今年 3 月 1 日,同属 Hololive的 VTuber 星街彗星(星街すいせい)举办了自己的 3D 演唱会,在 B 站的转播过程中直接“燃”了。当晚星街彗星 B 站直播间人气达到 260 万、为全站第一。在短短一小时内,星街彗星新增舰长 773 名(月付费 198 元以上的粉丝),总舰长数达到 847 名。

而在另一边的 YouTube 直播间,打赏一直在她直播结束后的 6 个小时内没有间断过。星街彗星甚至因此一度登顶 Twitter 全球趋势榜第一(相当于微博热门话题)。

3 月 17 日,星街彗星的 B 站直播间舰长数超过 1000,成为 B 站历史上第四名舰长破千的主播,也是 B 站第二位拥有千人舰队的 Vtuber(第一位是神楽めあ)。

彩虹社模式则类似 AKB48,广撒网、炒 CP、建立生态。成立于 2017 年 5 月成立,旗下 Vtuber 数量超过 100 名。此次蔡明的虚拟偶像计划,就是 B 站和彩虹社合作的 VirtuaReal 企划中的一部分。

虚拟偶像们到了国内以后,变现方式也与时俱进,搞起了直播带货。比如洛天依、初音未来先后去了淘宝天猫,网络中一度盛传洛天依坑位费高达 90 万。自媒体毒眸曾统计过抖音近期虚拟 IP 直播带货的收入,头部 IP ”我是不白吃“以”吃“作为带货的切入点,近 30 天场均带货销售额 48.84 万。

03. 所以运营虚拟偶像是门好生意么?

国内虚拟偶像领域的投资也就是这一两年兴起的事情。像魔珐科技成立于 2018 年 1 月,目前完成两轮共亿元规模的融资。它主推虚拟直播和线下互动产品及方案。而像为虚拟主播提供技术支持和 MCN 运营的迈吉克科技,也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完成了亿元规模的 B 轮融资。

其他产业链上的公司还有包括虚拟偶像技术服务商万像文化,孵化虚拟偶像 IP 的伊拾七、虚拟偶像直播平台 kilakila 等。

2019 年年初,微博、克拉克拉、奇光影业等十几家企业联合发起成立虚拟偶像发展基金,据称将投入价值 1 亿元资金和资源,扶持超过 1000 个优质内容 IP,发掘行业优秀人才和优质项目。巨人网络去年宣布斥资 1 亿元进军虚拟偶像市场,推出首位虚拟主播 MenheraCHan;爱奇艺推出 6 人偶像团体 RiCH BOOM,还预计推出综艺节目《超次元偶像》。

不过如果走演艺咖的路线,演出效果始终是个问题。因为她们线下演出主要依靠事先做好的动画,然后运用全息投影技术在全息舞台演出的现场进行播片。为了保证演出呈现的视觉效果,幕后团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进行动画制作,且很难在演出的现场进行实时互动。

而倘若通过现场动捕的方式进行互动,虚拟偶像的人物精度又难以保证,会让实际的演出效果大打折扣。

所以,国内一批互联网大厂开始把虚拟偶像做进游戏,或者换个说法,在游戏里塑造虚拟偶像 IP。B 站、爱奇艺、腾讯、网易等都陆续进场。

比如腾讯的“貂蝉”偶像计划,就是在《王者荣耀》里设四个虚拟偶像;网易《阴阳师》的“平安京偶像计划”,则为“大天狗”角色定制了一场虚拟演唱会;B 站与日本GREE设立 bg GAMES 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开展手游业务以及虚拟偶像业务。

二次元市场的商业化话题沉寂多时,最近又被虚拟偶像给激活了。它既满足了人们对虚拟世界高科技的想象,又符合当下对于“偶像市场“潮流的追逐,同时指向了年轻的受众人群。

但这行业太烧钱了,产出也不稳定。

以初音未来和洛天依为代表的第一代虚拟偶像底层技术来自于 VOCALOID,初音运用了最顶尖的声音合成技术,从轻盈可爱的软萝莉音,到硬朗摇滚的电音,初音的 6 种音色,能够轻松驾驭各类曲风,其核心是将声优的声音摘录进音源库,然后只需输入歌词和旋律,加以”调教“,就能创作出歌曲。

这给了用户与偶像紧密联结在一起的机会,初音的人设逐渐通过UGC内容完善起来,甚至可以说粉丝们养成了一位“偶像”。

2019年bilibili晚会上的洛天依

培养二代偶像的彩虹社,主要依靠 Live2D 建模技术和手机面捕技术。这跟后来绊爱、辉夜月、未来明等肢体表情丰富的二次元 Vtuber 相比,“彩虹社”成员是只有表情和声音的“纸片人”,在视觉上不占优势。绊爱们通过实时渲染、动态捕捉、人脸识别和人物建模等技术,加之虚拟背后的人物动作表演及同步声优配音,实现了与粉丝的实时互动。

不过尽管每一代虚拟偶像的技术实现难度不一样,但在初登场的那个年代,都是实打实的高投入。不仅如此,虚拟偶像运营的难点还在于对“人设”把握以及“中之人”通过表演展示的角色魅力。

有传闻指出培养一个虚拟偶像,前期就需要投入将近 1 亿日元(约 654 万人民币),包括制作内容、购买动捕设备、声优等等,且培养期几乎要半年左右。在投入越来越高的同时竞争也在加剧,流量被瓜分,出场费、广告费被不断压低。

据绊爱运营公司 Activ8 去年的一份财务数据,它们 2019 年 8 月期财报最终亏损为 6.75 亿日元。Activ8 旗下共有 52 名虚拟偶像,除了头部的绊爱之外,其他虚拟偶像整体粉丝并不多,大约 1/4 的虚拟偶像粉丝数不足 1 万。而且由于公司与绊爱”中之人“发生冲突,近期爱酱的粉丝数增长大幅下滑。

今年 4 月,Active8 完成一笔 10 亿日元融资,用来开发 VR 实时系统,提供与多设备兼容的 VR 内容。领投方 Gumi 是 VR、AR 领域的投资狂魔,参股了 ZIG、Unisonlive、mikai、FAV、ActEvolve、Unbereal 等 14 家虚拟偶像企业。不过根据 Gumi 2019 的财报,其 XR 事业部(AR+VR+MR)营业亏损 4 亿日元。

前一年它亏的更猛,4.6 亿日元。

所以啊,如果看看日本市场,算算前期投入与产出比,评价虚拟偶像的商业前景可能还真得谨慎些。只不过,面对以指数级速度发展的科技文娱市场,刀口舔血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