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動畫⾏業從業者⽣活悲慘不是⼀天兩天了,連綜藝節⽬都會吐槽到底要多想不開採去乾⼀個⽉10萬⽇元的原畫師。
這種悲慘⾏業處境經過媒體發酵後,越來越多年輕⼈不太願意進入動畫⾏業,造成了惡性循環。
根據2019年JAniCA的調查,有16.5%的受訪者在該⾏業⼯作了30多年,從⻑遠來看,動漫的品質可能會下降,除非整個⾏業發⽣⾰新。

但從⽬前的現狀來看,基本不太可能。

《東京經濟新聞》週三發表了⼀篇文章,其中使⽤了⼀位匿名的業內⼈⼠的話報導了COVID-19對⽇本動漫產業的影響。這篇文章的中⼼論點是,COVID-19正在極⼤地緩解動漫產業中先前存在的融資和會計問題。
根據文章中引⽤的消息來源,許多動漫製作公司在處理財務⽅⾯都很笨拙。
「許多經理無法閱讀資產負債表,無法追蹤流入和流出公司的現⾦,不了解內部儲備的重要性,僅擔⼼每次的薪⽔。
因此,當他們⽤盡現⾦時,他們會接受⼀個新的動漫項⽬以獲取預付款,同時⼀直知道這超出了⼯作室的能⼒,然後在動畫製作過程中遇到⿇煩,整個⼯作流程陷入混亂。⾏業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管理⼈員缺乏能⼒來進⾏預先計劃和改善財務狀況。」

也就是說,不僅僅是底層從業者的處境糟糕,作為中層管理的儲備也很差勁,基本找不到⼀個合適的⼈來負責統籌。
其實這也算是常態,因為經常⽤提前⽤完預算導致後⾯集集爛尾,因為囊中羞澀出現⼤⾯積作畫崩壞的事件。

文章最後還調侃,相比於其他⾏業,動畫⾏業算是⼀個好⾏業。
為什麼呢?雖然薪⽔低得令⼈髮指,但製作⼈員卻能獲得其他⾏業中得不到的滿⾜感。
簡⽽⾔之,就是員⼯的⽤愛發電是這個⾏業為外界津津樂道的事情,畢竟老闆們也希望得到這種⾃願為愛發電的員⼯。

不得不說,雖然是調侃,但也太過真實和殘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