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年年初以來,瘟疫席捲了全世界,這對⽇本的動漫⾏業來說,甚⾄對整個禦宅圈來說,也許是⼀場毀滅性的災難,只是⽬前很多問題還沒有顯現。儘管從《⽇本動畫產業報告2019》的數據中可以看出,⽇本的動畫產業的數據上還是向好和增⻑的,但其實動畫總數的下降,整個市場更加依賴海外等形勢來看,未必稱得上樂觀。經濟的衰退,第三產業的命脈斷了

動漫,準確來說是動畫和漫畫,它們是第三產業的產物,是娛樂,娛樂還是建立在⼈⺠吃飽飯⾜,物質⽣活滿⾜的情況下,如果⼀個國家連溫飽都保持不了,我想它的文娛產業是不可能發達的。⽇本的動漫⾏業發達,我想也和它早早步入發達國家的⾏列不無關係。然後⽇本的經濟本⾝就是⼀個總體下滑的趨勢,受到疫情影響後,⽇本的近兩期GDP連續下降,經濟的衰退很可能會導
致⽇本動畫產業的負向發展。
很多⼈看動畫都會刷⼀句彈幕叫,“經費燃燒”,很顯然,做動畫,尤其是做出漂亮、絢麗的動畫,是需要錢的,經濟的衰退很顯然會直接影響動畫的製作,原畫層⾯請不到更優秀的原畫,管理層⾯沒有好的製作進⾏,最終都會影響動畫的質量,經費不再燃燒,意味著動畫的質量很可能會下降。

90年代末,⽇本還有單集耗資1.5億⽇元的⼤投入的電視動畫的豪華製作,2010年代,頂尖的電視動畫的投入⼤概在單集3000萬⽇元,⽽2020年的如今,還有什麼電視動畫願意出這麼多錢去打造,⾏業的頹勢,和經濟的頹勢是密切相關的。
⽽影響⽇本動畫⾏業的不僅僅是⽇本本⼟的經濟,世界範圍的經濟頹勢,也⼀樣會影響到⽇本的動畫,我們從⽇本的動畫⾏業產業報告中可以看出,⽇本的動畫很受到海外的銷售情況的影響,⼀旦別國經濟下降,降低在這⽅⾯的投資,⽇本的動畫產出肯定會受到影響。

整個⾏業的不景氣

對於⽇本來說,旅遊業是重要的經濟收入來源,2019年的時候,訪⽇外國⼈消費總額為4.8萬億⽇元,佔比17.2%。⽽疫情之後,旅⽇的外國⼈數同比分別下降93%,可以從新聞畫⾯中空空如也的秋葉原可以對受創程度嗅出⼀些端倪。
秋葉原是⽇本禦宅文化的中⼼,也是阿宅們朝聖的⽬的地,那裡擁有⼤量的御宅動漫周邊,遊戲店鋪和禦宅主題的咖啡館等等,這些店鋪也因為疫情影響,⼤量關⾨閉業。不要⼩看這些周邊的店鋪,要知道,做動畫片的錢,都是靠周邊啊、動畫、遊戲的銷量來⽀撐的,你購買的每⼀份周邊都可能對你喜歡的作品有影響,但如果這個⾏業總體都不景氣的話,很多⼈會選擇退出這個⾏業,蛋糕不是越做越⼤,⽽是越做越⼩的話,情況就很尷尬。

看著⼤量空置的遊戲設施,再考慮店家的運營費⽤,差不多就能理解為什麼那些店鋪最終會⾛向關⾨畢業的尷尬結局。
動畫製作延期、聲優無活可接

最後就是製作的現場⾯臨的囧境。4⽉⼤量新番延期到了7⽉,我們差不多能感受到業界的苦境。動畫製作理論上是可以在家⼯作的,但在家⼯作的效率遠沒有在設施⿑全的動畫⼯作室中完成⾼,外加業界真正使⽤⼿繪板數字創作的從業者並沒有想像中的多(據統計⼤概佔20%左右),因此⼯作室空置,沒有⼈來上班,⼯作效率低下,都成為了“趕時間”的業界的硬傷,外加發包到中國、韓國的很多業務也因為當時2-3⽉之後疫情的爆發,⽽停⼯,最終,很多番劇都沒法準時上線。

⽽為動畫獻出聲⾳的⼯作,聲優的⼯作環境也發⽣了巨⼤的改變,由於聲優⼯作需要多⼈同時進⾏,⽇本的⼤量⾳頻⼯作室的關閉,導致聲優無活可接。前幾個⽉還看到有聲優在網上發布⾃⼰在家閒著跳舞的視頻,正說明了她們無活可接的尷尬。

最後是動畫電影⾏業的影響,電影是⼀個特別受影響的⾏業,由於無法聚集活動,電影院被迫關閉,也就沒有電影播映的機會,像是《想哭的我戴上貓⾯具》這樣,本⾝是⾛電影院的上映模式的動畫電影,最終不得不⾛了線上播映的模式,這對整個動畫電影的⾏業都有著深刻的影響,很多計劃未來做動畫電影、劇場版的企劃,根據疫情的情況,很可能被迫延期,或者更改播出公映的模式。

⼈才進⼀步的流失

對於文化產業,或者說對於動畫來說,⼈才流失也是非常致命的。這⼀代的厲害的畫師退了,下⼀代沒有強⼈出現,那麼下⼀代的作品質量就可能會⾯臨脫節的問題,這個問題雖然已經發⽣,但結果還沒有展露在⼈們⾯前。這個跟⽇本的動畫⾏業的製度有關係,底層的畫師培養需要到作畫監督、導演,需要相當的時間,也很吃天賦,但底層的畫師待遇卻相當糟糕,本⾝就是這樣⼀個尷尬的⾏業情況,遇上了疫情簡直雪上加霜。學了美術的學⽣更願意做遊戲畫師⽽不是動畫畫師,為了讓⾃⼰更有“出路”,這種現象頻發,動畫⾏業早晚會缺乏⼈才。

總得來說,⽇本動漫的⾏業各⽅⾯,受到疫情影響的直接、間接的衝擊都很厲害。如果秋葉原⼀直這麼冷清,說不定哪⼀天,⽇本的動畫不再享譽世界,不再是⽇本的文化輸出的⼀⼤特⾊,⽽動畫、禦宅文化也許會變得越來越⼩眾,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