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帶着這個傷口繼續活着久而久之,傷口就如身上的勛章,怪誕而妖冶有時候低下頭去仿佛還能感覺它咧開嘴古怪地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