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呢,看了這麼多年輕⼩說,⽇本輕⼩說市場套路⼤概也知道⼀⼆。說實話⽇本輕⼩說男主80%食草係後宮男,這我想⼤家都很清楚。這類男主最⼤的特點就是遲鈍加萬能的亞薩⻄。女主就像荷爾蒙爆發⼀樣瘋狂倒貼,好像世界就這⼀個男⼈。剛開始看還覺得很爽,沒錯就是爽,但看多了難免會視覺疲勞嘛。炒股炒股,不
知多少上天台。實教這本⼩說真的是⼀股清流了,真的沒後宮啊,那都是路哥的⼯具箱。尤其是11.5卷出了後,基本欽定路哥CP是輕井澤惠,其他黨已經哭暈在廁所了。後宮基本告破,但女主套路,⽽且還不是無腦倒貼,也不是啥亞薩⻄。路哥就是個帶惡⼈!各種套路我惠,開局套路威脅惠的時候完全就是裡番展開啊!!!我差點以為⾃⼰是在看裡番了。

單女主智鬥文,男主設定⼜戳中讀者G點,莫得感情的綾⼩路和被抓住把柄不得不聽從其命令的輕井澤惠之間的各種糖,我擦,受不了受不了。

路哥
路哥這麼⾼⼈氣並不意外,比較校園四⼤惡霸之⼀,性格和智商完全沒有毒點。

輕井澤惠
⾄於輕井澤惠,說實話。

沒看⼩說前“這不就⼀配⾓嗎?還有男朋友,性格⼜糟糕,還看不起我路哥,說我路哥是悶聲⾊狼。我絕對不喜歡她!”看⼩說後“艾瑪!真香!輕井澤惠我老婆!我永遠喜歡輕井澤惠!我是射惠主義的接班⼈。”

最後,最關鍵的就是,男⼈嘛,除了某些基本都會有⼀點⼤男⼦主義,希望能保護⾃⼰喜歡的女孩,無論敵⼈有多麼強⼤,我⼀定不會讓你受到傷害,⽽女孩則默默的在⾝後⽀持與付出。實教裡就表現的非常明顯。

原作⼩說中第八卷考試篇綾⼩路對著輕井澤惠說:“就算不來問我,你也知道答案的,不是嗎?我不會讓你退學的。不管使⽤什麼樣的⽅法。”

是不是有⼀種斯德哥爾摩綜合徵的感覺?是⼜如何?不是⼜如何?以下是⼩說原文輕井澤惠的⼼理獨⽩。

我被龍園翔叫了出去,受到了應該稱之為霸凌的⾏為。雖然說出來很糗,但那就是實際發⽣過的事實。我墜到了⾕底。在以為⾃⼰為了尋找救贖才逃來的這所學校再次被打入了地獄。⽽且,我還聽說了各種事情。其中最衝擊的,就是指引真鍋她們霸凌我的⼈就是清隆。我⼀開始很絕望,⼼中更是湧出了憤怒。可是……就結果上來說,我還是被他拯救了。經由清隆的雙⼿。
從屋頂平安⽣還後,在下⾯等著我的是前學⽣會⻑與茶柱老師。他們沒和我說什麼,就只有照顧我不被不相關⼈⼠看⾒。老實說,如果沒有那些照料的話,我⼤概沒辦法平安無事抵達宿舍吧。那兩⼈只說是按照清隆的指⽰⾏動。我覺得是因為清隆知道那是唯⼀能讓我安⼼的辦法。

屋頂上的那種事件,是我⾃⼰被真鍋她們霸凌且露出⾺腳才撒下的禍因。
如果我有甩開過去的⼒量,就可以表現得更加堅定了。
可以不被⼈看穿國中時代的事就解決。

……不,不是這樣。從根本上來說,本來就是我不對。
我為了讓⾃⼰看起來很了不起,⽽不斷地表現出傲慢的態度,所以就算那樣會帶給真鍋她們不愉快感也沒辦法。那就是我選擇的不讓⼈欺負的⽅法。那就是其中的壞處。
「呼……」 我嘆了⼝氣。但這不是不好的嘆息。
這該怎麼說呢?該說是⼀⼝充滿想法的嘆息嗎?嗯──我沒辦法好好表達。

不過有⼀件事情是確定的。
那就是無論睡著還醒著,我的腦⼦裡都是清隆。
從昨天開始,他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是說,真是的,該怎麼說呢,這算是犯規了吧……」
體溫明明正常,⾝體不知怎的卻在發燙。
我按著發熱的額頭,閉上了雙眼。
綾⼩路清隆。⼀年D班。
我⼀開始真的沒把他放在眼裡,只把他當作存在感薄弱的同學。
雖然有些⼈說過他很帥,他也曾經蔚為話題,但當時我很不感興趣。
再說同學們也⾺上就忘了清隆。現今社會,溝通能⼒也是受歡迎的重要要素。清隆決定性地缺乏那點。就算再怎麼會運動,如果沒有伴隨其他要素,就無法在受歡迎度上發展開來。
因此,以洋介同學為⾸,A班的司城同學或B班的柴⽥同學更是特別受歡迎。
但真正的清隆不是不擅⻑聊天,他很聰明、成熟且冷靜,擅⻑運動到甚⾄不輸給⾼年級⽣,⽽且⽽且,還強得教⼈難以置信……
儘管也有冷酷且殘忍的特質,可是……他到最後還是幫助了我。
「啊……!」 莫非,我在不知不覺間對清隆──

「不、不不不!不可能、不可能啦!」
我按著應該已經紅透了的臉,同時⽤⼒左右搖頭。
滿臉通紅地慌張起來……簡直就像是戀愛中的少女。
我並不是否定戀愛。我也是個想要好好談戀愛的女孩⼦。可是,該怎麼說呢,我⼼裡不太能認同⾃⼰⽤那種眼光看待清隆。
「對嘛,這當然不⾏。我都是因為他才會嚐到苦頭……」
倒不如說,光是我沒恨他,我都想請他感謝我了。
除此之外連我的⼼都要帶⾛,我是不可能會允許那種好事的。

我站在鏡⼦前梳整起床後蓬亂的頭髮。
「不過,我⼈也太好了吧。」
就算我⾃⼰也有錯,但⼀般⼈能原諒清隆做過的事情嗎?
⼤概沒辦法。當然沒辦法。不如說還會恨他才對。
我是個⼼胸寬⼤的⼈,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定可以諒解這件事情。
你該感到⼼滿意⾜了,清隆。
我在腦中把話這麼說出來,甩開錯誤的妄想。
不過,我不會在清隆⾯前提及⾃⼰已經原諒他。

倒是我要不要稍微讓他傷腦筋呢?讓他以為我在氣被他利⽤,應該也是很剛好。
再說,下次看⾒清隆的臉,我實際上也可能會湧出憤怒呢。

說實話從惠在天台上被欺凌的慘不忍睹,被告知她所受的欺凌都是綾⼩路安排的,就算是這樣也不肯背叛綾⼩路清隆開始我就喜歡上了這個軟弱卻⼜堅強的女孩,雖然這⼀切也是路哥的套路,路哥真是帶惡⼈!幸好最後路哥向惠表⽩了,估計路哥⾃⼰都想不到會有這麼⼀天,以前的債慢慢還咯,(惠⼀定不要放過他)

這樣的糖⼜有誰不喜歡呢?這樣的路哥這樣的惠⼜有誰不喜歡呢?黨爭到此結束,以後只管吃糖就⾏了,誰不喜歡呢?

祝他們真愛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