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段時間,⼆次元圈中掀起了不少的波瀾,甚⾄在不少圈內⼈⼠看來這簡直就是對⼆次元⼝碑的⼀次災難級影響,很有可能會將過去20多年以來來之不易的印象給摧毀殆盡。是的,我說的就是廣州漫展出現的“偽JK女”事件,⼀位號稱年僅16歲的穿著JK服裝的⼩女⽣居然在漫展會場作出了⼀系列的“撩衣”舉動,並且拍攝了⼤量的不雅照片,⽽在事後居然還⽤作為⾃⼰的

“⼯作”宣發,好以增加⾃⼰在⾏業內的知名度—

就當此事發⽣之後,⼤量媒體立即對相關事宜進⾏了曝光,他們在⼀路吐槽之余其實也間接的給這位偽JK女以及背後的策劃團隊送上⾼光,助推他們達到原定的名聲積累的⽬標。

但毫無疑問,這事情是不能不罵的,如果我們佛系以待,那圈外⼈⼠便會對⼆次元萌⽣出更⼤的誤解,以⾄於讓他們錯認為⼆次元和黃⾊的東⻄是密不可分的。
但顯然這種認識是及其膚淺和偏⾒的,對於更廣譜的⼆次元喜好者來說,我們對於⼆次元的理解或許在於兩組詞匯:希望和熱愛!
⽽它們似乎也被這樣⼀張骨灰級的漫展照片給極致詮釋了—


怎樣?你們能否在這張照片裡感受到無窮盡的熱愛⼒量?能否體會到前⽅光芒所帶予的無窮希望?

當然,你們此刻的這種正能量感受也是經歷了⼀段漫⻑時間的成⻑⽅才促就的,⽽它的形塑歷史其實也可謂為⼆次元⼝碑的成⻑史,下⾯內容我將詳細的展開來說說。
01.他們曾經也被當做貶義詞
上述照片名為“宅男漫展之光”,⽽它最早的流通時間可以追溯回1999年,就在當年當拍攝者將照片上傳到互聯網之後,此照也迅速被傳播了開來,並在隨後的20多年時間中成為了⼆次元宅男的典型模范—

當然,此“模范”在⼀開始是帶有貶義的。⼈們通常會⽤這張照片來指責宅男不修邊幅的衣著打扮,以及或瘦成了粉條亦或者胖成肥豬的⾝材模樣,⽽這種貶損其實也可以在⼆次元作品中找到相應的匹配。
比⽅說⼤漫畫家奧浩哉便在其代表作《忘憂草的溫柔》的⼀開場給我們描繪了這樣⼀位宅男—

他的名字叫做慎太郎,⾝體健康也正值青壯年,但⾃10多歲開始,他卻⼀直蝸居在家並依靠單親⽗親微弱的薪酬來⽣活,⽽他平時的娛樂當屬電⼦游戲和漫畫雜志。

⽽且更駭⼈驚悚的是,他的這⼀蝸居就是⼗多年時間,直到年邁的⽗親因病逝世之後也未有任何的悔改,哪怕餓肚⼦,他也只會選擇躺在地上,任由⾃⼰的⽣命就這樣被死神奪去—

慎太郎的⼈⽣觀顯然是極其消極的,⽽他的這副瘦骨嶙峋的形象也是公眾對宅男⻑久以來的典型且負⾯的模范印象。
需要強調雖然⽇本是公認的⼆次元文化的起源地和如今最具濃郁氛圍的地域,但⽇本⼈對於“宅男”

也⼤多帶有負⾯印象,認為他們就是啃老、廢柴、乃⾄無能的代名詞

因此,就當“宅男漫展之光”的照片被瘋傳到互聯網上後,⼈們也沒少將其⽤作對宅男群體的抨擊,甭管是著裝還是⾝材均背離了
社會的正常狀態—

但是隨著時光消逝,當⼀批⼜⼀批喜歡⼆次元的⼩孩慢慢⻑⼤並開始執掌輿論話語權之後,⼈們對於宅男群體的印象也開始變得不太⼀樣了。
他們開始慢慢的認識到,原來所謂的“蝸居”其實只是⼀種偏好,⽽諸如近藤顯彥那般與虛擬偶像結婚的⾏為也只是對⾃⾝喜好的
極致詮釋,⽽且⼈們也在初⾳粉絲的謾罵聲浪當中深刻的認識到了,原來持有相似觀念的宅男並不是少數。
說⽩了這並不是病,這只是⼀種興趣選擇⽽已—

事實上就正如近藤顯彥在鐘情⼆次元之余也能夠擁有⼀份薪酬豐厚的公務員⼯作⼀般,那張“宅男漫展之光”

的兩位主⼈公們(瘦宅男叫Tamuro,胖宅男叫做Sumashi),也同樣擁有著⾃⼰的家庭和⼯作。
⽽更有意思的是,就當此照片在網絡上流傳整整20年後,那位瘦宅男也在2019年的年末將他們當年的正⾯照片給發布了出來,並再次掀起了廣泛的傳

不過區別於20年前不絕如縷的唾罵聲,此刻的網友們卻紛紛刷出了⼀陣陣的感慨和感動—
“如此純真爛漫的笑容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到了”
“看著他們指著的遠⽅的光,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充滿了希望”

網友制作的同⼈圖…

“宅男漫展之光”中的肥胖宅男已經再無機會去享受這份榮光。
畢竟依據瘦宅男Tamuro的介紹,他的好伙伴已經在數年之前礙於病患⽽離開⼈世了。
02.得來不易的東⻄亟待守護
正如前文所說,宅男的⽣活其實和⼀般⼈沒有多⼤差別,他們同樣需要為⽣計⽽奔波也需要為家庭瑣事⽽焦慮勞碌,他們只是在
興趣偏好⽅⾯更熱衷於⼆次元事物⽽已。
也正因此,當⼆次元喜好者邁入社會需要直⾯殘酷的現實之後,很多⼈都會慢慢的沖淡了對⼆次元的關注,不再像往昔那般予以
每⼀場漫展追捧,⽣活也⾃此回歸到和圈外⼈沒有任何差別的狀態了—

瘦宅男Tamuro就是這樣的,當我們翻閱他的推特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到後期的內容幾乎與⼆次元無關,我們只能從零星的信息當中感知他在精神層⾯依舊對圈內資訊的持續關注。

但換到胖宅男Sumashi的推特就不⼀樣了。此宅男在“宅男漫展之光”⾛紅的這20年時間中,依舊不遺余⼒的參加到各種⼤⼤⼩⼩的COSPLAY活動當中,並從中收獲到了無窮盡的歡樂—

毫無疑問,正因為存在著如同Sumashi⼀般的持續不斷的⽤愛來給⼆次元發電的宅男宅女們,此等⼩眾文化⽅才能夠在20年後的
今天逐漸綻放光芒並為越來越廣泛的不同的社會⼈群所接納。
這絕不是得來全不費⼯夫的榮光,⽽就站在這個基礎上,我們還有可能放任
“偽JK女們”對⼆次元⼝碑的傷害嗎?我們還有可能不予以此等⾏為暴怒般的批判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在我看來,甭管你是圈內還是圈外的⼈⼠,我也希望各位能夠銘記“宅男漫展之光”,務必⼀直記住“希望和熱愛”⽅才是⼆次元的極致詮釋呢—